奉化汽车网

当前位置:

我在医院发现了舅妈和院长的秘密她连月升职竟是这样得来的

2019/11/10 来源:奉化汽车网

导读

打我记事起就住在舅舅家,舅舅之前对我不错,后来他和舅妈离婚,新来的舅妈带着一个女儿,对我很不好,一开始舅舅还说舅妈,可是时间长了,舅舅也不说

我在医院发现了舅妈和院长的秘密她连月升职竟是这样得来的

打我记事起就住在舅舅家,舅舅之前对我不错,后来他和舅妈离婚,新来的舅妈带着一个女儿,对我很不好,一开始舅舅还说舅妈,可是时间长了,舅舅也不说了,舅妈常常给我布置任务,扫地刷碗洗衣服。

耳融目染之下,舅妈的女儿赵芸也开始对我指手画脚,舅舅在家的时候还好一点,舅舅不在家的时候,舅妈和她女儿把我当牲口使唤。

杨帆啊,你赶忙把衣服洗了,这洗衣机洗衣服不干净,手洗的干净,赵芸把洗衣机的插脚拔了不让我用。

我把洗衣机里面的衣服捞出来放在盆子里,弯腰的时候胳膊疼的差点抬不起来,这一天天的没时间学习,最近成绩也下落了很多,平时引以为傲的成绩没有了,现在连舅舅都不怎么给我好脸色。

寄人篱下的滋味很难受,现在也就家里这条小白狗没有欺侮我,看它在我身边蹦蹦哒哒无忧无虑的样子,我都有些羡慕,这狗东西现在吃的比我都好,赵芸每天给它洗澡喂它火腿肠吃。

扫把星,把我房间的衣服拿过来都洗了,记得用手洗。

看我老老实实把衣服拿出来洗,赵芸在我屁股上还踢了一脚,她今天穿的很带感,一件白色的上衣打着红领带,一条黑色的小短裙,衬托的靓丽非常。

其实我挺喜欢她的,只是不敢表现出来,我去她房间拿衣服的时候,在柜子里面看到一条黑色的蕾丝衣,趁着她没有注意,悄悄的塞在衣服里面。

来到洗手间我小心翼翼的打开那堆衣服,很快我就看到了,实在太漂亮,精致的花纹,若隐若现的轮廓,想到这是赵芸的,我心跳瞬间加速脑袋一片空白,嘴角扬起嘿嘿笑了起来。

但是就在我盯着它看的入迷之际,外面传来敲门声。

扫把星,你是不是有病,洗个衣服还把门关起来?

等我回过神的时候,赵芸已经走了进来,她愣在原地指着我手里的衣服浑身发抖,我张大嘴巴愣住,心瞬间狂跳起来,竟然被发现了,这可怎么办?

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,你这个王八蛋狗东西,你在做什么,告诉我你在做甚么?

我额头上都是汗水,难堪的指着衣服说,我看这件有点脏,寻思着帮你用手洗洗,手洗的干净。

你这个不要脸的狗东西,肯定是想做不要脸的事情。

赵芸拿起墙角的拖把,冲着我脑袋当头棒喝,我做贼心虚,双手快速抱头,蜷缩在地上。

赵芸好像吃了火药的一边打一边骂,打死你这个不要脸的变态狂。

我两只胳膊被打的一阵阵胀痛,在这么打下去,我的双手非得被她打残不可,我大喊着,不敢了不敢了,投降了投降了,以后再也不敢了,放过我吧,芸姐饶命饶命,饶了我的狗命啊。

赵芸停手了,不过她却哭了起来,那委屈的模样真叫人心疼,我把抬起头不敢说话,尽量显得怂一点,好让她对我没有攻击的欲望。

等我妈回来,我一定要让她赶走你这个狗东西。

赵芸捂住嘴跑了,看着那远去的背影,我心里非常畏惧,和舅妈比起来,赵芸对我的侮辱和毒打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,我记得小时候帮舅妈擦镜台,不当心弄洒了她的化妆品,她二话没说把我捆起来用皮鞭一顿毒打,那次我在床上整整躺了一个星期,如果不是皮糙肉厚被打习惯了,估计早就挂了。

这事不能让舅妈知道,我的趁着舅妈回来之前,让赵芸把气消了,我走到赵芸门前敲了敲门,里面没有回应,不过我却能模糊听到哭泣的声音,我用手推了一下,门被反锁起来了,估计赵芸知道我会找她求情,所以故意把门反锁起来。

我又敲了敲门,可能赵芸不耐烦了,她打开门一脚揣在我的肚子上,表情略显狰狞的吼了1句,死变态给我滚出去,我不想在看到你。

我从地上爬起来,拍了拍身上的土,点头哈腰的笑着说,您别生气,我这就滚。

我打开房门一口气跑到小区隔壁的公园,家对我来说就是一个监狱,出来透透气全部人感觉好多了。

我在公园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坐了下来,我习惯一个人静静的坐在一个地方,心里想一些事情,想万一有一天舅舅不要我了,那我应当怎么办。

就在我想事情的时候,不远处传来脚步声,里面夹杂着一个女人的声音,隔着几十米我都能够听出来,那是舅妈那个贱人的声音。

我找了一块大石头藏在后面,没过多久我就看到两个人从羊肠小路走过,一男一女,女的虽然只有背影但是我一眼就看出来是舅妈,穿着大白褂,靠在一个5十多岁的男人肩膀上,那男的是个秃子,看上去很胖,还搂着舅妈的小蛮腰……

这两个人明显就是一对狗男女,舅妈是个医生,这几个月升职很快,我有些明白她为何升职快。

我拿出手机对着两人拍了一张照片,照片只能看到背影,所以没什么用,我必须拍到正面才行,这样才有资历和舅妈谈判,要不然她肯定会在舅舅眼前装可怜,说我诬陷她,她在他人眼前装的可疼我了,其实背地里,不但骂我狗东西,还动不动就拿东西打我,赵芸下手那么狠,多半都是跟她学的。

我悄悄的跟在后面,走了差不多十分钟,舅妈和那个男人停了下来,我藏在一块石头后面,看着地上用过的东西,很快就明白了,这对狗男女来这里的缘由。

这个公园很大,附近有两个大学,有喜欢的人,都会偷偷在这里玩,之前听人说过,但是我还没有见过,想不到如今要看着舅妈和那个老同志一起那啥。

舅妈很羞涩的靠在1棵树上,她用发嗲的声音说,王哥,谢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,如果不是你帮我,这次恐怕也轮不到我当副院长。

清莲你客气了,这都是应当的,你清楚我爱你。

我想起来了,这个叫王哥的好像就是王院长,我之前去医院找舅妈的时候见过一次,王院长表面看上去很正经,想不到内心也是如此狂野,王院长说完捉住舅妈的手,舅妈反抗了一下,随后就顺从了,抬起头看着院长任,另外一只手抚摸王院长的老脸,王院长面带微笑的把手放在舅妈雪白的小脸上。

清莲你真美。

王院长笑着在舅妈脸上亲了一口,随后把舅妈牢牢的抱在怀里。

要说舅妈的确很漂亮,虽然3十多岁,但是皮肤保养的好,看上去跟2十多岁小姑娘似的,也难怪王院长为了得到舅妈,拿出副院长这个职务当作嫖资。

王哥,别这样。

舅妈想要推开王院长,王院长却抱紧舅妈舍不得放开,低头吻住了舅妈的下巴。

清莲不要紧张,两个相爱的人都要经过这个进程,我没别的意思,就想好好爱爱你。

可是这样不好,我们都有家庭了。

舅妈一直在反抗,不过显得有气无力,王院长面红耳赤的说没关系,他抱起舅妈放在一块比较平摊的草地上。

喜欢的麻烦点个赞,打开微·信关注公·众·号:男女书城回复数字279便可以继续阅读

“伟哥”:一分钱一分货

太原威尔刚

威尔刚延时喷剂

标签